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

岳阳楼警方捣毁多个涉黄APP网络直播平台 抓获犯

时间:2019-04-10来源:75秒赛车

  岳阳楼区副区长、公安分局局长余昕介绍说:“网络直播平台”是一种新兴涉黄方式,这种方式往往是以网络女主播直播面孔出现,窝点不固定,只需要一个直播服务器平台,与过去的“站街女”、“红灯区”相比具有更大的隐蔽性、欺骗性;另外,这种交易是通过“QQ”、“微信”的形式达成的,所以侦破难度很大。这种行为不但严重败坏社会风气,也容易滋生卖淫嫖娼、吸毒、赌博、盗窃等违法犯罪,社会危害极大。对这种社会丑恶现象,不管以什么形式出现,我们公安都将以“零容忍”的态度坚决予以取缔与严惩。

  目前,“8.22”案的侦办工作已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已对涉案的13名嫌疑人报捕起诉。但岳阳楼公安分局并没有停滞深挖的力度,而是力求更深入彻底地打击涉黄网络犯罪,最大限度打击网络传播淫秽物品违法犯罪活动。力求从根源上全链条打掉了该网络直播平台犯罪团伙,彻底铲除这一严重危害社会的黄色“毒瘤”。案卷沉思,预防网络涉黄违法犯罪是每个公民应尽的责任,虽然强化现代网络管理是关键,如果心不生“黄”,目不视“黄”,不法之徒就会无机可乘!

  2018年7月初,岳阳市扫黄打非领导小组接到数名群众提供的案件线索。岳阳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唐文发十分重视,立即指示岳阳楼公安分局抽调精干警力,成立专案组,按图索骥、深挖犯罪。专案组民警经过3个多月的调查取证,辗转12个省市,将“新花蝴蝶”、“萌宝宝”、“鲍鱼直播” “JOJO直播”等16个手机直播平台的涉案人员、资金链、技术链全部查清。其实,这起涉案金额数千万网络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的惊天大案是由微信交友的一条小线月初,据岳阳市多名学生家长反映,家中小孩通过“附近人”添加微信好友,被拉入微信群,观看露骨淫秽视频,随后,岳阳楼公安分局五里牌派出所在统一清查行动中,抓获微信卖淫嫖娼女数名,专案组顺藤摸瓜,根据这条“小线索”查出了涉案千万的网络传播淫秽物品牟利大案。

  为了获取更大利益,全某与其合伙人张某等6人出资56000元从网上购买了一家名为“妞妞直播”的涉黄手机直播平台的使用权,开始从事涉黄平台经营活动。为了提高网站浏览人数和收益,全某联系了 “W家族”等几十人涉黄主播家族长,邀请上述家族管理的百余名涉黄主播入驻。同时,在手机直播平台代理广告业务,为平台介绍和联系赌博、涉黄等非法广告业务,按照一个广告位每天五百至一千三百元的价格收取非法广告商的费用,再转账交给涉黄平台经营者,从中赚取一百至二百元的中介费用。2018年以来,全某经营的涉黄网络平台注册会员达到三万余人,每天观看淫秽色情表演的在线人数平均保持在数万人左右,涉案金额上千万元。

  统计显示,这些平台注册会员3余万人,观众日点击量上万人次,涉案金额超千万元。目前,专案组从后台数据中筛查出第一批收网行动涉案平台的家族长、主播女的身份信息线省5市,梳理出有关联的涉黄直播平台16个,成功摧毁淫秽网站站点32处、广告位213个,抓获平台管理、运营、推广、家族长、主播等涉案犯罪嫌疑人员15人,首批移送15人,涉案总金额超2千万元。缴获电脑、手机、银行卡等大量作案工具。

  平台网点定期变更站点名称、图标、下载地址,给民警调查取证带来极大的困难。“环环相扣、危害巨大,每一层级都为了牟取暴利而努力将黄毒散布网络。不管打击难度多么大,我们都要克服困难打到每一层级,坚决全链条打击。”专案组负责人李敏的话道出了整个专案组民警的心声。据了解,由于犯罪成本低、高度专业化以及网络虚拟性等诸多因素,这起案件的打击难度非常大,能够实现从主播、家族长到平台犯罪人员的全链条打击,实属不易。专案组民警日以继夜,加班加点,通过信息流和资金流并肩侦查,抽丝剥茧,共研判涉案主播590名,涉案ID418个。在天朗计划支付宝安全团队的全力协助下,共计取证“棉花糖”、“大小姐”、“震震”等16个网络直播平台,专业见证人见证下采用双录方式远程采录视频资料2556G,约时长1.1万分钟。专案民警通过对嫌疑对象的每一笔资金流水进行海量筛选、分析核查,最终锁定了关键嫌疑对象,确保了证据关联固定。

  微信是当前人与人之间交流和沟通最便捷的方式,然而,微信“乾坤”大,其中鬼魅多,时常成为不法之徒的犯罪工具。

  以花哨言语挑逗和展露身体更多部位,诱使进入直播间的观众,继而索要跑车、钻戒等虚拟礼物,承诺收到高额打赏后加私信才能发更加裸露的视频.这是一位在校大学生女主播周某在直播微信群的关于她日收入过万的经验推广。

  一个天涯“沦落人”,网罗一批企图不劳而获的见利忘法之徒,组成了一个庞大的网络涉黄犯罪团伙,危害社会,牟取暴利。

  据专案组负责人李敏介绍:网络直播平台在使得涉黄活动从线下延伸至线上交易,同时也形成了更为严密的分工,形成了狼友会员-主播-家族长-平台犯罪团伙(包括违法广告推广、平台运营、平台技术开发维护、老板)等金字塔式人员构成层级,各层之间分工明确。为逃避打击,涉黄直播平台的不同层级间只通过微信、QQ线上进行联系与沟通,其核心团队,人员大多使用虚假身份信息和银行卡信息,给民警调查取证带来极大的困难。

  是网友在观看女主播在线直播时,可以利用事先在平台充值的虚拟货币购买虚拟礼物,对主播进行打赏,以换取主播的更加暴露表演或联系方式;另一种是网友进入录播房间,可以支付每分钟一元至二十元不等的费用,用于观看录播的淫秽视频或影片。淫秽色情直播平台背后存在巨大利益链条。普通主播每天收入少则千余元,知名主播则高达2万余元,如果同时在多个平台直播,收入更高。专案组民警高城介绍说:直播高峰期有上百个直播平台同时在线,“只要花几十块钱购买平台钻石,送鲜花、刷跑车,就有大量淫秽露点视频!”这样的露骨信息以点带面被迅速地转发至各个微信群,吸引了众多观赏者。“其中还有部分是学生,是未成年人,社会危害极大。

  全某,男,离异,湖北省汉寿县人,他是这个涉黄直播团伙的“大哥大”和始作俑者。全某离婚后,独身一人在长沙市某酒店公司做酒店管理主管。为了让自己“脱胎换骨”,赚到大钱,他的眼光注视到自己经常观看的“萌宝宝”淫秽网络直播上来。全某开始通过微信聊天方式接触涉黄主播和涉黄家族长群体,了解到该行业的暴利后全某有意识结交涉黄主播,逐渐建立自己的涉黄主播家族群,从中抽成获利。


  • 官方二维码
  • 教学Q次方
中国·北京
地址:广州市番禺区金城国际大厦A座60室
电话:(010)66889888
传真:(010)66889888